电竞

天将夜 第二百一十九章 千剑成翼

2020-01-16 18:03: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将夜 第二百一十九章 千剑成翼

洛红年虽然赢了,可是苏离却能够看出这一战同样消耗了她一半以上的真元,如果三大派已经做好了决定,那么接下來便是真正的放弃一切了,

洛红年似乎知道接下來所发生的事情,她沒有走下擂台依旧站在那儿,

“先天剑派贾青,请教书院洛红年,”

平静的声音却在现场极其了巨浪,书院的学子都发出了愤怒的吼声,

“你们三大派还要不要脸,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说为什么要毁掉自己的佩剑,原來是为了让洛红年消耗更多的真元,真是无耻,”

“三大派已经完全不要脸面了,真是丢人,”

“滚出我们书院,我们不需要和你们这样的垃圾论剑,你们不配,”

......

愤怒的声音传递开來,一些恶毒的言语不加掩饰的砸向了三大派的弟子与师长,

那些师长却面无表情的看着擂台之上,倒是一些弟子羞愧的地下了自己的脑袋,

高台之上金寒山与曹乾坤都皱了皱眉头,不过却沒有多说什么,毕竟在场还有一尊真正的大神,

苏闭月很不高兴,三大派的行为完全是在挑战她的底线,既然这些人不准备按常理出牌,那么她也不准备讲规矩了,

“打不过,准备开始比不要脸了是不是,”苏闭月最近很不开心,自百里赤地回來之后,她便一直很不开心,所以她的话很难听,

当原本一个不怎么爱说话的人开始骂人了,那么注定是会非常难听的,

古剑潭内的那名蓝衫中年走了出來,目光平静的看着苏闭月说道:“书院既然是一个讲道理的地方,那么就应该遵守规矩,论剑会沒有说不能挑战同一人,”

“书院本就是讲道理的地方,既然这样,那就继续,”一道雄浑的声音响起,一名身材高大的老人出现在了高台之上,

苏闭月收回了自己准备说出的话语,而是不满的看了一眼老人,一眼不发,

金寒山与曹乾坤等人为首的丹阳大人物,一同起身,恭敬的说道:“见过万院长,”

院长摆了摆手,示意这些人可以坐下了,而后看了一眼金寒山与曹乾坤,淡淡道:“既然是來看论剑的,那么就别做别的事情,懂吗,”

一股压力瞬间浮现在了两人的身上,这一刻就算两人是都是世间的宗师,可是面对这样一位老人,他们感觉道了巨大的压力,

“院长放心,我就是过來看看而已,”曹乾坤恭敬的看着老人说道,

看看,沒有说看什么,可以是看人,也可以是看剑,同样是可以看事,曹乾坤很聪明,所以沒有说死,

院长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曹乾坤,也沒有多说什么,

“我是來看孩子的,院长请放心,”金寒山很直接,沒有多余的心眼,直接道出了目的,既然他这么说了,那么便一定会这么做,

点了点头,老人便再一次的消失不见了,

就如同他來时一样,突然的出现,突然的消失,

古剑潭的蓝衫中年男子看着高台之上发生的事情,脸色骤白,那股恐怖如同深渊一般的压力让他感觉到了恐惧,可是他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直到那个老人的离去,他才完全的松了一口气,

既然院长已经同意了,那么论剑自然继续,

先天剑派的与洛红年的战斗,很慢,他一直都在游走,不和洛红年正面接触,不断的消耗着洛红年的真元之力,在漫长的时间之后,洛红年虽然击败了先天剑派的那名少年,可是体内的真元却已经消耗殆尽了,接下來的战斗自然是不可能在继续了,

看出了三大派的战略,书院的学子发出了浓浓的嘲笑声,那不屑的表情与声音不断刺激着三大派的弟子,

不少人的头颅已经完全低下了,

丹鼎门的少年走上擂台依旧选择的是洛红年,洛红年皱了皱眉头,准备上场,

许道宫却摇了摇头说道:“沒有这个必要了,我们认输,”

林静的牺牲如此昂贵的代价,再加上一名弟子不顾代价的消耗洛红年的真元,洛红年终于还是被拖垮了,

在这样的策略这下,方鱼、金独立同样被击败了,如今书院一方便只剩下白行夜、莫雨宫与苏离,而三大派却还有七人,

古剑潭两人,丹鼎门应千里、应天乐两人、先天剑派三人,

林可凡与应千里两人都沒有真正出过手,处于全盛状态,而书院一方,三人都经历过了战斗,

如今再一次轮到了古剑潭的弟子上场了,

鹤宇文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调息,他已经可以出手了,脸色苍白的走上前來,而且他不甘心就这样退出,所以就算消耗一颗珍惜灵药,他也要再次上场,

“请教书院,苏离,”

鹤宇文的声音很冷,吞下了那枚丹药之后,他的伤势全部被压制住了,所以他可是放开手一战,他要让苏离真正的后悔之前的出手,

“我会让你后悔的,”鹤宇文语气森寒无比,眼神如剑直刺苏离,

苏离一脸的无所谓,轻轻的弹了弹剑胎,淡淡道:“开始吧,”

剑气如虹,跨空而來,鹤宇文沒有任何犹豫,直接出剑,幻羽再次浮现,如同箭雨一般坠落而下,

苏离抬头,面对迎面而來的那片箭雨,手中的剑胎发出一股灼热的气息,剑火再一次浮现,

而且在苏离上空却浮现了一抹湿意,那淡淡的水汽在空中开始倾斜而下,

鹤宇文原地未动,手中的剑斜斜往上刺出,随着他手腕的抖动,真元开始喷涌,数百道幻羽开始将他围成了一圈,那数百道幻羽仿佛形成了两道羽翼,羽翼轻动,格外的美丽,

“能够死在这样的一剑之下,你该感觉到荣幸,”

鹤宇文冷冷一笑,双翼抖动,身影爆射而去,千剑成翼,威压赫赫,

他能够感觉到苏离的强大,而且凭借着那颗丹药的压制,他可以毫无顾忌的将自身的力量催动到了极致,四境中品的修为爆发而出,不断呼唤的力量自体内涌出,真元开始变得雄浑起來,

千剑成翼,虽然强大无比,可是却同样伤害自身,这样的力量就算是他全盛时期,也不敢随意施展,千幻剑的威力不断的穿透他的身体,丝丝鲜血开始流淌而出,

“千幻剑,”

怒吼一声,鹤宇文伴随着那柄剑直接轰鸣而出,

苏离抬头看着那片光翼,神情平静,眼神明亮,充满了战意,

剑火焚天,天降神雨,强大无比的剑意垂落而下,剑火滚滚而來,神雨滴落而下,

水火侵,

八相剑意再一次出动,一剑破空而去,两股强大无比的力量凝聚在了一起,对着那片光翼轰去,

轰隆隆,

巨大的震动之声响彻八方,苏离的剑与那片光翼不断的碰撞,幻羽开始掉落,

千幻剑的力量不断的被消耗,剑火与神雨开始泯灭,

苏离的眼神变得冷漠起來,长剑下滑,平稳有力,但划破长空的长剑如同分裂天地一般,一道巨大的剑痕出现在了脚下,

风雷变,山泽落,

一脸两剑,强大的剑光犹如神虹一般,瞬间划破四周而來,璀璨夺目,漫天都是恐怖的剑意,

光翼抖动,鹤宇文黑色的长发在风中飞舞,体内的真元犹如一座火山爆发,无以伦比的恐怖真元轰然冲出,面向苏离,

“死,”

冷漠的语气如同审判一般,光翼合一,化作一道极强的剑光,快到了极致,瞬息之间來到了苏离眼前,

光翼之上,幻剑灭生,恐怖的剑气毁灭众生,

苏离右手之上的长剑轻轻的向前一点,八相之意恢弘无比,强大无比的力量碾压在了光翼之上,长剑携带着一股毁灭的波动,

光翼消散,无声无息,两股恐怖的力量相遇,而后泯灭在了周围天地间,擂台之上化作一片真空之地,

光翼消散,漫天的火焰也消失,苏离脸色有些苍白的站在擂台之上,

鹤宇文站在场中央,脸上浮现一抹嘲弄之意,“你很强,可是还是不够,”

苏离摇了摇头说道:“够不够已经和你沒有关系了,不是吗,”

噗通一声,鹤宇文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风老怪急速上前,将鹤宇文给带了下去,之前的战斗已经让他受了很重的伤,若不是灵药压制,他根本不可能再出手,如今与苏离一战让原本的伤势出现了波动,灵药似乎也开始有些压制不住了,

苏离的获胜让书院的众人更加的兴奋,一阵阵的欢呼声响彻天空,

走下擂台,方鱼将一枚丹药递了过來,轻声道:“吃了它,应该足够你恢复三分之一的真元,相比先天剑派出剑之人应该还是会选择你,”

沒有犹豫,苏离直接将丹药吞服而下,而后闭目盘膝,进入冥想的状态,

看到这样的结果,让三大派感觉到心寒,鹤宇文本该是三大派最强之人,可是却接二连三的受伤,到了现在更加是输了,看着剩下的六人,他们很担心,真的会输,

失去了尊严的论剑,若还是输了,那么这样的压力他们承受不起,也承受不住,

柘荣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南岗区中西医结合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南阳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湛江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