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动辄数十万谁在操纵入学名额

2019-10-21 08:41: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动辄数十万,谁在操纵入学名额?

新学年开始,全国曝出多起“为办入学名额遭骗”的案例,多名“招生掮客”被查处。调查发现,在不少地方,通过掮客运作孩子入学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谁是“招生掮客” 8月15日,两名无业人员张丽萍和马然,因诈骗罪终审被法院判处11年半和12年半的有期徒刑。 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1月至9月间,张丽萍和马然经过张某,在互联上发布能办理海淀区中关村第一小学、中关村第三小学等学校入学名额的信息。15名家长信以为真,将共计266.6万元交给张某。张某从中扣除23.6万元作为好处费,随后将243万元交给马然,马然扣除58万元之后,将185万元交予张丽萍。 在办理入学过程中,张丽萍、马然明知择校无望,仍虚构身份和办事能力。为了敷衍家长,他们谎称教委开会传达禁止择校,让家长延期办理择校。后来,为逃避催问,他们拒绝接听孩子家长的,直到事情败露,两人都未归还钱财。 8月17日,山西破获类似诈骗案件。太原一名普通职工诈骗35名家长300余万元。8月22日,内蒙古包工头李某诈骗8名进城务工家长9万余元。 北京家长宋女士也曾有类似经历。为了让孩子上海淀区一所知名中学,她找到了“能人”白某。 “他说话非常谨慎。第一次见面后我又找了他好几次,才勉强答应帮我试试。”宋女士说。双方商定了一个看似非常可行的方案:宋女士提出希望孩子上的3所目标学校,总费用15万元,事成之后再给钱,办不成不要钱。 在随后的过程中,白某总能在招生、入学的关键时间点说出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并承诺“已跟领导打好招呼”,让宋女士放心。谁知招生结束后,宋女士的孩子并没有进入三所名校中的任何一所。 “后来我才知道,他给很多人承诺,海淀区所有的名校都有他的‘客户’。如果有人刚好派位进了其中一所,他就成功了。而那些有价值的信息,大多是通过了解的。”宋女士告诉。 无业人员、普通职工、包工头……这些真实身份距离招生权力实际非常遥远的几个骗子,但却利用家长择校的迫切心理以及名校招生“掮客规则”的泛滥,欺骗了不少家长。 “骗子成功的几率还是比较小的。”某单位负责协调“共建生”工作的吴海(化名)告诉,比骗子更可怕的是真能办事的掮客。他们有的将“名校学位”明码标价、越炒越高。 了解到,真“掮客”往往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利益链条。需要有上游与下游两条线,上游连着“需求”,下游连着“资源”。 万权(化名)是一家外资企业负责政府关系的高级经理,他自称有一个“圈子”,专门帮人解决各种疑难问题,其中需求最旺盛,也最难办的是“让孩子上名校”。 万权告诉,小升初取消考试之后,校长掌握着巨大的招生权力。入学规则变得越来越复杂,打通校长是最关键的环节。于是,掮客们将一个个“条子”通过朋友、亲戚、上级领导递到校长们手里……


贵州口碑最好的癫痫医院
贵阳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贵阳治疗癫痫的医院
南阳医院治疗附睾炎靠谱吗
遵义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