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书道世界 第38章 也不过如此

2019-12-02 20:29: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书道世界 第38章 也不过如此

璞……璞……璞,顾云一步步从走近,每一步都像踩到人心头一般,压得人喘不过气。

“不会,不会!”马背之上,封嫣喃喃低语,突然间,猛地摇了摇头,大声吼道:“我不信!我不信你能破掉我的笔术!”

她原本扎紧的长发披散了一身,自顾自地说道:“我是凝姐之下第一!我的笔术无懈可击!玉山寻影笔奥妙无比,我已经练到第四层,怎么会被破掉?!我不相信!”

封嫣如同疯魔一般,不断的喃喃自语。

骄傲如斯,她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

然而顾云却是云淡风轻,他慢慢走到封嫣马前,轻呵道:“观象不体道,自然落入下乘!”

笔势纵横如风雷之影,是书法表面上的现象;而笔锋动影随形间,却不离横竖撇折捺的基本笔法,这乃是书道本然之道所在。这玉山寻影笔虽然气势非凡,但着眼点却是只放在书中之象上,未能真正体悟本然之道。

以象敌道,自然是舍本逐末,被他轻易破除。

顾云说完便以指代笔,轻轻挥指间,蹭地一声,身遭猛然闪现出无数把墨色光剑!光剑纷乱交织如影,如鱼鳞般密集,竟是无法看出光剑的数量!

“玉山寻影笔!”封嫣不可思议地望向顾云,惊恐地问道:“你怎么也会?”

“呵呵!”顾云轻笑一声,说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你这笔法看似繁复无比,实际上却是以一求万,幻化而来。我只需学你一笔,自然能化出千万笔,这有何难?”

“原来如此!”

围观众人倒吸一口凉气,恍若醍醐灌顶一般,瞬间将这笔术精髓体悟清楚。

顾云将万千光剑收回,沉声说道:“你走吧!我不杀你!”

说完,他扭过身,四处瞥了瞥,寻到早已躲在巨石后的卫青阳,一把将他揣出,推到红娘子身前,拍着他肩膀说道:“老头,忙我帮完了,我要回去钓鱼了

!”

他挥了挥手,朝着来路慢慢走回。

“慢着!”

突然之间,一声尖利的娇咜从身后响起,顾云转过身,正发现封嫣已翻身下马,柳眉倒竖地怒眼望向自己。

“小混蛋,事情还没完,你就要做缩头乌龟吗?”

她语带嘲讽,方才的疯魔之状已全然不见,竟又恢复成刁蛮刻薄地样子。

封嫣语气怪异,注重观察的话,可以发现她身体不住的轻轻颤抖,眼神发亮,亢奋异常。

“嗯?”顾云回过身,瞥了眼封嫣,轻哼道。

“你不要得意,我所学尚浅,玉山寻影笔只学了皮毛,不要以为真能破的了我爹的奇门笔术!”封嫣脸颊红艳,饱满的胸脯起伏不定,大声吼道:“敢不敢再来比试一番?”

顾云不屑地摇了摇头,问道:“我为什么要和你比?让你寻机,再来重新羞辱于我?!”

他沉了沉声,猛地吼道:“你以为就你是焦点,整个世界都要围着你转?”

“哈哈哈哈!”围观地众杂役猛地爆发出一阵恶毒地笑声,众人平日里只见她趾高气扬,眼高于顶,从不将人放在眼中,此时看到这宗门上下小公主一般供着的刁蛮少女吃鳖,心中突然一阵无比畅快地感觉,竟然忽得转变立场,满是恶毒地话语脱口而出。

“是啊!是啊,就连赵国主妹妹云都公主都没这么大架子,真以为自己是公主了吗?”

“平日里供着就算了,现在落败了还不认帐,真是丢尽了书元君封师叔的脸面!”

“我看这玉山寻影笔就是唬人的伎俩,什么书元君,滥竽充数而已!”

众人越说越是得意,仿佛破掉笔术的人是自己一般,语言更加恶毒随意。

“放肆!”

封嫣耳中污言秽语越积越多,脸色早已是煞白无比,他猛地一声大吼,蹭地一声,又使出玉山寻影笔术,霎时时,上百支光剑交错急掠,眨眼间便将那出言不逊的杂役搅入光影剑阵,只听一阵碎骨割肉的声音响过,转瞬间,杂役竟被斩成一堆碎肉!

“谁还再敢多舌,下场便有如此人!”

封嫣冷冷望着围观的众杂役,寒声呵道。

“真是好大的威风!”

她突然出手,顾云竟来不及出手阻止。顾云望着那一地碎肉,森然呵道:“他虽然出言不逊,但罪不至死,人命关天,不是你想杀便杀!”

“我便杀了又能如何?区区不能得笔的废物杂役,留之何用?”封嫣挑衅地望向顾云,说道:“小混蛋,我听师伯说你三年不能得笔,而今又是书魂碎裂地废物,你能破我笔术,肯定是借了什么手段!”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否则,你也如他一样下场!”

封嫣猛地甩下马鞭,他脸上红润无比,像是兴奋狂妄到了极点。

“真是好大的口气!”

顾云猛地爆呵一声,书魂威力瞬间澎湃而出。只听咣地一声,犹如巨山震地的巨响传过,四面猛地起了气浪,裹胁着沙石袭向四周。

一阵噼里啪啦地乱响,四周围观的杂役被沙石击中,脸上鼻青脸肿,纷纷哭号着倒退老远。而封嫣见到这阵势,却反而更加兴奋,她手腕翻转,掌心忽然现出一副字帖,说道:“此帖名为《落花纷影帖》,是我父亲早年所书,乃是镇县法帖,你若能胜我,这副法帖便是你的!”

“凡品法帖!她竟将封元君的得意之作拿来作赌注,真是暴殄天物啊!”

“对啊!早就听说封涯师伯《落花纷影帖》威名,宗门里有人用五百灵石找他换都不答应,原来传给了她啊!”

“唉!果然是有个好爹比什么都重要,我听说这凡品法帖若是炼化笔力的话,能直接提升五十笔力,若是凝冻笔力石种,更能将石种催发成笔力之石!”

“哦?原来这法帖竟有如此妙处!”四周聚拢的杂役交谈之声汇入顾云耳中,他一字一句听得真切,但表面上却仍是一副波澜不惊的神色。

封嫣将法帖拿出,本以为顾云满眼热切。哪知顾云却眼都未眨,她心中一阵懊恼,突然,咬了咬牙,像是下了很大的狠心,掌中又现出一枚莹白地水晶珠,说道:此物名为避水珠,能避水潮侵袭,断江分海不在话下,再加上这个如何?”

顾云看她连捧出两样宝贝,嘴角这才浮现笑容,呵道:“一言为定!”

“那你的赌注是什么?”封嫣见他答应,马上追问道。

顾云转了转眼珠,笑着说道:“我嘛,我是个刚入山门的穷光蛋,怕是没有什么能让你看得上。”

“哼!”封嫣冷笑一声,并不否认。

“不过嘛,我到是有一样东西,你不能拒绝!”顾云笑着说道:“若你能获胜,我便承认自己破不了封元君的笔术,甘拜下风!”

“一言为定!”封嫣想到方才杂役们的闲言碎语,连忙答应下来。

“这小子,看起来愣头愣脑,没想比我还精!”这时,躲在石后的卫青阳得意地叹道:“这算盘打得是稳赚不赔啊!他算准了嫣丫头的七寸在他老子封涯的笔术上,从这里设赌注,就是输了也不过是个嘴上承认而已。反正败在师伯一辈的笔术下,倒也不算丢人。”

“不错,不错,这才是我卫青阳的好徒弟!哈哈!”卫青阳悄悄露出头,瞄了两眼,得意地摸了摸满是胡渣的下巴,偷笑出来。

冠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
山西市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六盘水有治癫痫病的医院吗
珠海治疗卵巢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