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海螺封疆大臣黎进的并购之道世界和平

2020-02-15 16:28: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海螺封疆大臣黎进的并购之道

黎进(军人出身,已在湖南海螺担任了6年总经理,雪峰水泥并购的主要负责人)

先后负责过海螺的白马山水泥厂、无锡建材总公司、江西庐山水泥厂以及雪峰水泥共四起并购案的黎进,已经在娄底驻扎了7年多,是海螺水泥的一名“封疆大吏”……

从双峰调到娄底新化以后,黎进偶尔会在驱车经过公司附近的高速路入口时遭受长达数小时的堵车。堵车是由于有人在此“设卡收费”——路中间横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听说是被撞死的;另一个神情烦躁的人则敲打着每一个过路车辆的窗户向车里的人索要捐款。这时候,黎进总会掏钱,10块或者20块,其实不多,但是他认为对于找不到肇事司机又无处伸冤的家属来讲,也总算是点安慰。

直到3年后,掏过多次捐款的黎进才恍然明白,索要捐款的并不是死者家属而是肇事司机。撞了人不能不赔,但是因为没钱或不宁愿自己掏钱,便想出了这个方法。得知事件真相的黎进很气愤,“民风彪悍”,他只能用这个词表达着自己的无奈。

民风彪悍

湖南的“民风彪悍”早已让娄底海螺总经理黎进深有体会。

海螺在湖南的第一次收购也是唯一一次收购是从2003年的雪峰水泥开始的。当时海螺已成心进驻湖南市场,计划以娄底为起点开始全省布局。而此时雪峰水泥还是一个濒临破产的老国企,社会包袱沉重。一方面,海螺计划以并购方式进入从而减少新进压力,另一方面,也希望通过接手这一大包袱“给省一个见面礼”。

毫无疑问,海螺对于这起并购案是极为重视、也充满期待的,董事长郭文叁乃至将负责过量起水泥并购案的黎进从双峰调往娄底担任总经理。但虽然做好了各方面的充分准备,海螺仍然没料到,这起并购案让它付出的代价会如此之大。当时雪峰水泥因集资建房等问题惹得职工积怨颇深,得知海螺要来收购雪峰,职工们的焦急心理一触即发。在某些别有用心的权势挑唆下,各种矛盾终究集中向海螺、向黎进爆发开了。

黎进至今还记得一个画面,就像电影《英雄》里射箭那一幕一样,无数矿泉水瓶子霎那间黑蜂一样朝他飞来,等他可以睁开眼时,眼前的瓶子已堆成一座山。那一次他被围困在断水断电的办公楼里整整4天。职工们有组织有纪律地对他和其他公司高层进行心理轰炸。队伍被摆成了三个方阵,男人方阵在左侧,高喊着“海螺”或者“黎进”,女人方阵在右侧,接着喊“滚出去”。中间是统一戴着红领巾的小孩方阵,齐声唱着改了歌词的音调:大刀向海螺鬼子的头上砍去……职工集资买来的鞭炮每天晚上6点准时在办公楼窗下响起,彻夜不断,一直轰炸到第二天早上7点。

直到4天后,在当地公安局600多名全副武装的武警护送下,黎进他们才被带出包围圈,多位管理人员受伤,黎进的胳膊也被打伤,至今不能完全抬高手肘。联系到去年通钢并购案中总经理陈国军被职工挥拳打死的事件,黎进深有感触:“跟通钢事件一样,我们也是属于矛盾集中爆发。但由于我们海螺很重视和地方关系的调和,再加上我本人跟当地公安局长也是私人朋友,所以武警出动得还算及时。否则就会演变成一样的结局了。”

值得一提的是,产实业本来已计划在离新化不远的涟源投资建设两条日产4500吨的水泥生产线,但是在得知了海螺的遭受后,本来踌躇满志的4位“平均年龄为78岁”的投资人决然打消了这个动机。

封疆之道

军人出身的黎进性情强硬,“不信邪”是他的口头禅。也正由于他坚毅的性情,董事长郭文叁才会将他在雪峰海螺一派就是7年。“不信邪”的黎进终究牵头做并购改制,将“雪峰危机”逐一化解。当时的改制遵守了几个原则:

第一是合法依规保护职工利益。根据当时湖南省、娄底市的相干政策,海螺对职工拖欠工资、安置工资进行了一次性补偿,这个合法性让职工再无二话。

第二是组织召开职工代表大会,由职工自己统一意见,决定是不是同意海螺进驻,如果不同意,海螺将立即打道回府,固然,职代会终究认可了海螺的并购,否则就不会有现在的湖南海螺了。而多了这么一道程序,再有个别职工不满就会有职代会来出面解决了。

第三就是必须解决企业遗留的深层矛盾,这也是动乱的焦点所在。将雪峰之前收缴的集资建房款一次性连本带息返还,同时偿还了4000多万的银行贷款和6000多万的拖欠铁路运费。

雪峰水泥原有4条湿法窑,能耗高效率低,为此海螺重新建设了一条5000吨的水泥生产线,从2007年12月开工,到2009年3月建成投产。拆旧建新之后,化解了各种矛盾的娄底海螺管理优势、本钱控制能力开始一一体现出来,投产至今共运行了9个月,实现盈利5,000多万。

并购后的思考

这起并购案前前后后共耗资约7亿,而以往海螺在各地新建生产线的投资只有4个亿。而另一个重要损失就是多位高层受伤严重,并且纷纷辞请离开新化。虽然往后在黎进的果断推动下,湖南海螺各种危机一一化解、企业平常事务步入正轨,但是仍然挽留不住昔日部下离去的身影。“我能理解他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但这种情况下,我就更不能走了。”

因而“封疆大臣”黎进仍然驻扎在这里。事情已过去了7年,但是惨烈的记忆依然给这个硬汉子留下了或多或少的阴影。也是由于安全缘由,他的妻子、女儿一直没有搬来与他团聚。与家人两地分离7年以后,黎进也希望能离开娄底回到家乡,但是直到现在,郭文叁还没有找到比黎进更适合的“镇山大将”。

前后负责过白马山水泥厂、无锡建材总公司、江西庐山水泥厂以及雪峰水泥共四起并购案的黎进,在并购、整合方面无疑有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在为并购雪峰付出了巨大代价之后,海螺对并购俨然变得无比谨慎,在此以后的湖南布局全以新建方式进行。但是正如黎进所说:“郭文叁董事长是一个不信邪、性格强硬的人,假设有了适合的企业,我相信并购还是会进行。”

黎进认为,并购可以有效地利用原有企业多年发展沉淀下的资源,而新建则可以在空缺的地区对企业布局进行补齐,只有二者结合运用才是最好的企业战略。但是目前,国家在并购政策和指导上的相关规定尚不健全,致使企业执行起来无章可循。另外,并购后的整合工作也非常重要,特别是对被并购企业管理上的控制,否则将直接致使企业的大而不强。

月经颜色暗红的原因
痛经小腹痛怎么缓解
颈椎骨质增生的治疗方法
子宫内膜炎的症状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