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特工储妃 第一百章 祸端初现

2019-10-21 23:38: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特工储妃 第一百章 祸端初现

白日里相思楼都是不营业的,所以白笙和芙蕖到的时候还是一片寂静。走进兵器营的时候她发现除了寻常的工作之外似乎还有其他不一样的动静,有许多人不停在密道与外边的通道徘徊。

白笙疑惑,这是在做什么?巡视一周过后,她发现匠人们很少在打铁炼器,大多都是搬运东西。

“阿笙,她们这是在做什么?”芙蕖也不解,看着忙碌不已的人们一脸茫然。

白笙皱眉,随便拉住一个人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被拉住的男人一见是她,连忙停下手中的动作回答道:“回禀主人,林顺师傅吩咐我们将这里腾出一块空间过来,所以我们现在将一些东西暂时存放到里仓库去,具体要做什么我也不清楚。”

“腾出一块空间?他是要做什么?”白笙自言自语,自己并没有吩咐他做这件事啊,难道是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你,赶紧去给我配一匹马,我现在马上出去一趟。芙蕖,你不用跟着我,留在这里等我回来。”

芙蕖也察觉到了这一丝异常,于是没有多说别的,只是吩咐她不要着急路上小心。

就在白笙策马离开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仿佛,再也见不到芙蕖一样。

芙蕖对着她笑着,眼睛很亮,还是那么温柔,那么温柔地看着她。

白笙对她点了点头,咬牙使劲踢了马一脚,转回头扬长而去。

就在她马不停蹄地奔向城外的时候,闫朱已经跟着押送炸药的仆从悄悄从暗道进了城了,就这样堪堪与白笙错过。

在她路过紫蛟林的时候,闫赤正好办完事情要回棣红阁,见到她驾着马急匆匆离开。

回去以后他看到安玺带着一个女孩在,就随口问了一句,“这位就是离尧公子的师妹么?对了主子,我刚在在外面看到白笙姑娘,难道你们是一起回来的?”

“什么?阿笙也来了?”亚棠很激动,作势就要往外面跑。

安玺一把拉住她,“你想去哪里?”

“我要去见阿笙!”

“闫赤,看好她,离尧回来之前不准她去任何地方。”说完之后他就往外面走去。

“主子你要出去么?”

“嗯。”

亚棠想要跟着一起走,但是闫赤反应很快地将她拉住了。亚棠不悦,低头俯身一退,想要挣脱。但是她挣扎了半天,闫赤的手还是牢牢拽住了她的袖子。

“我讨厌你!”亚棠大声吼了一句。

闫赤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耸肩回道:“我一大老爷们儿要你这小丫头喜欢作甚?”

亚棠等着她,重重“哼”了一声,虽然自己的武功不弱,但是比起他还是稍微差了那么一点,只是在力气上就输了。

没有办法,亚棠只能乖乖地在闫赤的注视下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闫赤就叫来了两个手下,像门神一样守在房门口。

安玺出棣红阁的时候遇到守门的手下,他问道:“这几日闫朱护法可有回来过?”

手下老实地回答:“回主子,这两日只看见左右护法二人,并未见闫朱护法回来过。”

于是他牵过自己的马,毫不犹豫地朝着一个方向追赶而去。

白笙赶到山洞的时候之前与林顺在一起的那个人惊讶不已,迎上去说道:“主人,你怎么也来了?”

跳下马之后她严肃地问道:“林顺呢?”

那人疑惑,“林师傅不是回去向您禀报去了么?”

“他跟你们说什么了没有?”

“林师傅吩咐我们将震天雷转移到兵器营里去,说是总部比较安全。”

白笙大惊,骂了一句“该死!”

“货呢?转移了多少了?”

“因为必须小心行事,所以暂时先运了十箱过去,现在估计已经快到了!”

糟了!兵器营现在很危险,芙蕖还在那里!

看到白笙越来越黑的脸,他心里也紧张起来,“莫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么?”

“现在立刻停止一切行动,这里现在已经不安全,你马上带着人撤离,把重要的东西都处理妥当。”

说完之后白笙又翻身上马,一刻也不停地赶回去。

心里直骂自己蠢,竟然就这样来回耽误了这么多时间,要是兵器营出了什么事情,那该怎么办?

刚走没多远,白笙就遇到了迎面而来的安玺,她停下马,问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棣红阁就在不远的地方,听到有人禀报说见过你,我就出来看看。”

“先不跟你说了,我现在有急事。”

安玺皱眉,“是不是兵器营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

果然如此,安玺的心中也产生了不安感,直觉告诉他这件事很可能与闫朱有关。

深深看了她一眼,他开口道:“我陪你一起回去。”

白笙也来不及多说了,现在她不敢浪费任何一点时间,点了点头就驾着马继续上路了。

而此时的兵器营里,芙蕖奇怪地看着下人将一箱箱货搬进密道,问了一句:“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这时候扮成林顺的闫朱走进来,“这是之前主人吩咐的,是一批很重要的货物,所以现在需要放在一个隐蔽安全的地方。”

芙蕖疑惑,阿笙么?但是之前看她的反应似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啊,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人,这个人她并不熟悉,“打开箱子,我要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抱歉姑娘,没有主人的命令恐怕不能让你动这些箱子。”闫朱傲慢地看着她,一脸的不屑。

这时候一个兵器营的匠人开口说:“芙蕖姑娘是主人信任的人,应该没关系的吧……”

闫朱狠狠瞪了那个匠人一眼,语气强硬地开口道:“我说了不可以就是不可以!万一要是出现了什么意外你们谁能够担当得起这个?”

芙蕖面色严肃起来,“你不必这样凶他们,要是真的是主人的意思那我等她回来以后再看就是。”

“哼,你明白就好。你们!都给我动作快点,搬到指定的地方去!”

芙蕖看着他们的动作心里疑虑更甚,便想出去叫人会盛府一趟将情况跟承九说一声。

闫朱看着她走了出去,不动声色地跟在了后面,就在避开了众人视线的那一瞬间,他迅速出手大在她的后颈,芙蕖猝不及防,身子就歪歪软软地倒了下去。

闫朱把她藏在一间小仓库里,又做了一些掩饰

,冷笑一声便走了出去。

山东治疗阳痿费用

苏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宝鸡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山东治疗阳痿医院

苏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宫颈糜烂上什么药好点

脑梗塞最好的药

腔隙脑梗

脑梗塞康复治疗

鲁南欣康的价格

冠心病的诱发因素

心绞痛吃什么东西最好

冠心病的预防措施

拉水要不要吃药

拉稀拉水吃什么药

突然拉水吃什么药

消化不好拉肚子拉水

老人风湿痛手足麻木

活络油可以治疗风湿疼痛吗

活络油哪个牌子推荐

活血化瘀的外用药油

跌打损伤多久可以按摩

跌打损伤外擦有什么药

跌打损伤应该怎么处理

跌打损伤肿块咋消除

老年人跌打损伤吃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