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不带手机惹不安

2019-10-21 10:38: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带惹不安

我有,但我平时不带,非要等到外出办事背定要打时,才临时拿出来对付一下。

2010年年底的某一天,我受长沙亲戚之托,去天河骏源邮局查询其赴美签证,正巧,刚到。我则可以马上就地办理邮寄事宜了。不过,是寄往长沙还是厦门得确认。这才猛然想起忘带还在那充电呢。难怪出门时心里总不踏实,老觉得有什么事没做。

办法总是有的。我问工作人员哪里有公用,他们说外边大马路或许有。我顺着指点往前走,一路问了几个人,都说不知道。也是,如今几乎连拾荒的都有,还要公用干嘛。再问一位大厦的执勤保安,他肯定地告诉我这一带都没有。失望中我十分难为情地问他可否将借用一下,我有什么什么要紧事。当时他并不情愿,说打长途很贵。我再三表示一定承担话费,他勉强同意了,反复拨了好几次才通。这中间又因为亲戚一时拿不准寄哪里好,思考、商量了一会,这就自然地要花费相应的话费。

通罢,我思量着给多少钱,首先定下来就一张。一元肯定太少,也拿不出手;十元又觉太多。不是我舍不得,而是会让人家感到含有施舍的味道,有失尊重。五元则比较合适,应该不少,但也多不到哪里去。于是掏出五元给他,可他死活不肯要。这可真就奇了、怪了!

他不要,我要给。这一老一少就在大路边推来推去,好不难看。旁边另位保安见状跑过来问我们干什么,我说明了原由。本指望他帮我说说话,让小伙子把钱收下,可他这样说:老人家,打个用不了多少钱,他不要就算了呗。我急着解释是长途,打了很长时间。他不作声了。我进而求他代我转交,他连连摆手,转身走了。

没辙,我当务之急是尽快将护照寄走,一来人家正等着持证出境,二来我这样提着很不安全,万一弄丢了那可真是欲哭无泪。便不再争执,快步走向邮局,迅速办妥了特快专递手续。

返回时,远远见到那位保安。我徉装只顾往前走,挨近时偷偷将钱塞进他上衣口袋。谁知他的动作比我还快,将钱丢在我前面。我拾起钱,回头望,他已跑进屋内了。

这位保安,一个外来打工者,收入不会多。对我这个素昧平生的过路人,能将借用已经帮了大忙,完全应该理直气壮地收下话费,犯不着这么客气。可他没有,这是为什么呢?

回家路上,我一直想着这件事,满脑子的过意不去。直到现在,仍然抹不去这份记意。

贵州哪家癫痫医院好
贵阳癫痫病治疗最好医院
贵阳癫痫专科医院在哪里
南阳哪家医院治疗龟头炎好
遵义治疗癫痫病那家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