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Mucker Lab为何能成为全美第二的孵化器

2019-09-13 20:03: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Mucker Lab 坐落在Santa Monica 主街的一条栋红色小砖楼里。虽然看着不起眼,这家孵化器的实力却不容小觑。在2015年全美孵化器加速器排名中,Mucker Lab当仁不让的拿下第二名。而在过去两年的排名中一直稳稳位居前五。作为一个才成立3年多的孵化器,Mucker Lab是怎么做到走出“硅滩”名誉美国的? 这次有幸和它的创始合伙人William Hsu聊一聊Mucker Lab背后的故事。

和众多传奇的合伙人一样,William在创立Mucker Lab之前的人生不可以说不精彩。1998年斯坦福工程学院毕业,铺面而来的就是第一波互联网创业疯狂的热浪。在硅谷银行工作了10个月之后,年轻气盛的他立马辞职,着手创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BuildPoint,帮助商业基建公司的竞标服务平台。作为创立者,他帮助BuildPoint融到了5000万美金,并且招募了近250个人的团队。而这时候互联网时代的泡沫破灭了。虽然平台上的用户数量庞大,但是BuildPoint却没有从这些用户身上赚到一毛钱。于是在2000年互联网危机的疾风骤雨下,BuildPoint被收购。

“我被VC踢出了我自己创立的公司,收购之后他们雇了新的人来管理。”虽然公司这辆列车还在前行,William却提前被送下了车。“我不会管理人,我不会发展公司,我不懂怎么处理不同人群的关系”。现在想起来,他对那时的状态依旧感慨颇深。“创造(Create a company)和发展公司( Build a company)真是两回事。”

22岁的他用了整整一年时间去接受这个打击。重新振作之后 William花了两年在沃顿念完MBA, 而后一头扎进了互联网行业在Ebay从零开始。Ebay对他最大的兴趣在于“大部分互联网公司都破产了,而Ebay确一直在增长,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而在这时,他也结识了他的上司Erik Rannala, Mucker Lab的另一个合伙人。Ebay之后,William 相继在Green Dot, Spot Runner等公司工作过,尝试了各种不同的职位。在创立Mucker Lab之前,他的职位是AT&T Interactive的SVP和首席产品官,在3年内让AT&T Interactive的利润达到10亿美金,翻了整整一倍。但是正在事业顺风顺水的上升期时,他却选择辞了职。

“我问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成为AT&T的总裁?成为亿万富翁?这些好像对我来说都不是最大的吸引力。”在经历了从初创,A轮,B轮到上市的不同阶段公司的职场经验洗礼后,他内心的底气更足了,“我要帮助创造更多伟大的公司。”

于是他和Eric 在2011 年开始筹备Mucker Lab,2012年正式开始孵化第一批公司。比起Y Combinator 几个合伙人每年收2百来个项目的大规模孵化,Mucker Lab 显得特别精耕细作:一期收8-10个项目,孵化周期长达一年。 对于 William 来说并不是不想收更多的公司,但是两个人的团队,想要深入的帮助每个项目,就必须控制数量。对于William 来说,服务初创公司是很严肃的事情。轻描淡写的服务很多团队,想从中数字概率中碰到一个明星公司,这样的做法无非就是赌博,对团队是不公平的。而William在团队孵化中是非常“get hand dirty”,只要团队有需要,他都能亲力亲为。 “我帮团队搞过广告,写过公关稿,只要有需要,我都会帮忙。”

每天Mucker Lab都能收到超过30个团队申请。90%的项目都会因为不够匹配而被删掉。10%项目会得到面试,而极少数的幸运儿能真的被邀请入驻孵化。通常被选中的项目会获得Mucker约$21,000的投资,但需要“交纳”比例不低的6%至8%的股份。在挑选项目时,William 并不太会被当下的行业热点所左右。“虽然投资有不同的潮流,但是每个不同行业的周期就大概7年,所以我们不能跟着趋势来投资,我们要在趋势前就找到好的项目。”

Mucker Lab接受是产品正处在概念阶段的创业团队,因为他们认为不同类别的项目发展途径不相同,自然也不能用同样的要求来衡量。举个例子,对于做B2B的电子商务项目,如果项目的模式和想法不错,并且团队靠谱,Mucker Lab就会接纳团队进来;但是如果你做的是硬件类项目或者消费品类项目,Mucker Lab会希望至少先看到已经完成的产品原型。 对于入孵的项目,William非常专注于对创业项目的战略,运营和产品的指导和帮助。他规定了每一个创业团队必须在毕业达到了他所设定的里程碑:公司是已经可以提供一个可市场化的产品的。他认为初创项目需要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项目本身上,一旦做好了产品,有清晰的运营和战略布局,获得融资就是顺其自然会发生的事情。 这的理论在Mucker的实践中不断被证明是正确的:Mucker Lab所有毕业的项目,都拿到了后续一轮的融资。

谈到“硅滩”的创业环境,他把这今年洛杉矶创业环境的兴起解读为创业“民主化”的表现。“以前在洛杉矶,其实都有不错的创业环境。你看看Idealab和过去在.com时代发展的公司就是了。但是除了传媒领域外,其他的领域都势均力敌,没有所谓的主流产业。”但跟硅谷不同的是,以前的创业者都是一些30,40岁的从业者或者连续创者把持了创业信息和资源,作为一个20出头的年轻人想要创业,会遇到资源和信息很多的瓶颈。而这几年“硅滩”的兴起,这样的资源和信息壁垒都逐渐消除了。相比较硅谷的创业者而言,洛杉矶的创业者还是显得在创业教育上稍显稚嫩,可能计划书整体没有硅谷写得好,也可能讲故事不够煽动, 但是这不能说没有好项目。而正是因为开始的不完美,才给了Mucker Lab去挑选,扶持好项目的空间。

正如之前Mucker另一位合伙人Erik Rannala下定决心离开硅谷光环转战洛杉矶说的一样:“比起硅谷,洛杉矶有同样优秀的世界级创业公司(如Snapchat, Myspace, Riot Game等),最优秀的人才输出机构(Caltech, UCLA, USC等),极具优势的产业生态圈(媒体,娱乐,医疗,科技等),急速增长的创业项目数量,但是融资额度和机会,却远远小于硅谷,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虽然认可洛杉矶的创业环境,Mucker Lab还是非常积极的将自己原来在硅谷的资源和本地的项目连接起来。在它的Demo Day上,很多硅谷的投资人都受邀专程过来。而孵化器提供的200多人的导师资源也包含了众多在硅谷的高管和投资人。

谈到现在全球创业热情高涨,很多人都担心会出现再一次如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情况。William承认了现在项目的估值确实疯狂,但是一次大崩盘的局面却很难再出现。在市场可能出现急转直下的情况下,创业者融资确实会变得困难,估值也会在泡沫之后趋于理性。对创业者来说,拿得钱少了就是意味着试错成本的增加,但绝不会抑制好项目的出现和发展。

“对于创业者来说,这真是一个好的时代。” William感慨道。

小便黄有什么症状
血栓症状有哪些
孩子流鼻血
宝宝流鼻血怎么处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