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玄道天尊 第268章 乔迁之宴(上)

2020-01-16 18:10: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玄道天尊 第268章 乔迁之宴(上)

湛蓝长空,白云飘飘,剑仙城内外,紫气缭绕,一片祥和,在这祥和的氛围之下,依旧刀光剑影。

天宝楼,大殿之内,萧天坐在椅子上,嘴角漏出一抹微笑,雷鸣右手握着长剑,冷着脸盯着皇甫万三一行人。

“何方毛贼?胆敢在此遭肆!”天宝楼外,一声暴呵。

一位身披甲胃,手拿狼牙棒的大汉,迈着步子,匆忙走了进来,随后约摸数十人的黑甲队伍也冲了进来,将萧天三人围在中间,抽出手中的长剑,随时准备攻击!

“呱呱~!”

天空之中,青鸾鸟一阵鸣叫。

“是青衣长老过来了?”皇甫万三脸上一喜,指着萧天冷声道“小兔崽子,等青衣长老进来,就是你们的死期!”

“哗啦~!”

又是一群护卫兵冲了进来,抽出长剑,指着萧天一行人。

青衣长老慢慢走了进来,满脸凝重,看着萧天若无其事的坐在椅子上,又看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皇甫宝,脸上一阵恼怒。

“来人,给我将他们拿下!”

约摸数百的护卫,手执长剑,朝着三人冲杀过去。

“金身!”

萧天坐在椅子上,双手合掌,浑身上下,发出一道金光。

“呛~”

“呛~”

“呛~”

一声声剑鸣之声响起。

数十柄砍在萧天的身上,仿佛砍在铁片上一样,没有给他造成一点伤害。

萧天坐在椅子上,嘴角漏出一抹邪笑,竖起剑指,轻轻一弹,一道白色的剑气瞬间光散出去。

“唰!”

身边的十来名护卫直接被剑气震飞,横七竖八,摔倒在大殿之上。

“指枪!”

右脚微微一震,萧天整个身子飘了出去,钻入人群之中,竖起手指,犹如疾风骤雨,眨眼间,刺杀数十下。

“啊~!”

“啊~!”

“啊~!”

一声声惨叫,又有数十名护卫,胳膊挂彩,昏倒在地上,失去战斗力。

“九式,你们是七峰剑派的人?”青衣长老眼中微微惊讶,随后脸色又变的阴沉,缓缓道“七峰剑派的弟子又怎么样?得罪我皇甫家的人,谁都没有用!”

“嗖!”

一道残影,划过长空,眨眼间,雷鸣站在青衣长老面前,嘴角微微一笑,又钻入人群之中,长剑刷刷,眨眼之间,已经刺出数十剑。

“呛~!”

“呛~!”

“呛~!”

一声声刀枪剑鸣,眨眼之间,数十名弟子手中的长剑,直接被雷鸣的剑气给震飞。

青衣长老想起刚刚被雷鸣戏耍,心中一阵恼火,吼道“快,给我抓住那个冷脸小子,大卸八块!”

“是!”

眨眼之间,又有数十名护卫,将雷鸣包围在中间。

“好,今天就拿你们来,试剑!”

见长剑袭来,雷鸣辗转挪移,脚踏五步,剑尖缠绕上去,轻轻一震,卸掉了力道,一个下拖,直接卸掉了对方手中的长剑。

青衣长老微微一愣,脸上满是诧异“七峰剑派,何曾几时有这种剑法?为何,我闻所未闻!”

“前进后退反为先,左右顾盼正相联。阴阳和谐身中定,圆融自在太极仙。”

回忆萧天交手给自己的太极步,配合太极剑,在人群之中,雷鸣以退为进,动作时而缓慢无比,时而犹如疾风骤雨,时而轻如毛发,时而重如千钧,随意所欲,牵引着数十名护卫手中的长剑。

胖子独树一帜,依旧用着自己最拿手的铜钱,轻轻扔了出去。

原本薄如蝉翼的铜钱,眨眼间,变得如同铁饼一般大小,重重砸向护卫队。

“哄~!”

铜钱砸在人群中,数十名护卫瞬间摔倒在地上,五脏六腑一阵翻滚。

眨眼之间,大殿之中的护卫,已然全部失去战斗力,横七竖八,躺在地面上。

“到你了!”

萧天一个弓步,转身弯曲,仿若猛虎,竖起剑指,刺了出去,体内的元气,瞬间涌现出来,剑气化形。

那剑气,幻化成猛虎,张牙舞爪,直接冲向青衣长老。

“吼~”

一声咆哮,带着兽王之威。

青衣长老见状,眼中一阵惊讶,默念咒语,右手一挥,身前出现一道绿色屏障。

“老二,会不会太欺负人了,他才青铜境界,你就用白虎下山?”胖子扣着鼻孔,疑问道。

“哄~!”

一声炸响,地面瞬间炸出一个大坑,劲风四起,将大殿之中的东西吹的东倒西歪。

“萧天,这个人交给我吧!”雷鸣指了指青衣长老,眼中满是不屑。

雷鸣举起长剑,默念咒语,浑身上下泛起了青色剑气,将剑气注入到长剑之中,原本寒光闪闪的长剑宛如一条白色亮蛇一般。

青衣长老,浑身上下一阵颤抖,从剑气之中嗅到了死亡的威胁,发怵道“你想干什么?这里是天宝楼,更是皇甫家的地方,你若敢动我,就不怕刑堂的惩罚?”

“刑堂?”萧天眼中满是不屑,冷哼一声,“实话告诉你,老子连皇甫南都敢打,就不怕那刑堂!”

“冰块,动手!”

雷鸣祭起长剑,朝着青衣长老刺了过去。

“剑下留人!”

阁楼之上,一道白色的剑气,砸了下来,挡住了雷鸣的长剑。

这时,阁楼之上,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飘落下来,微微一笑,开口道“各位少侠,老夫是天宝楼的楼主皇甫辉,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老夫已经都知道了,是我们的错,老夫在这里向各位赔礼道歉!”

“这件事的起因,都怪本店的接待人员,狗眼看人低,多以才有了这个误会!”皇甫辉右手一挥,冷声道“来人,把那名女子给我带上来!”

“楼主,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接待女郎哭的梨花带雨,脸上满是恐惧之色。

老者脸色阴沉,冷声道“你出演冒犯七峰剑派的贵宾,更牵扯上我们天宝楼,死不足惜,来人,给我拖下去,乱棍打死!”

“是!”几位护卫,押着交易女郎走了出去。

“少侠,到我们天宝楼,你们可是为了交易而来,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到雅间一叙,也好表达我们之前的歉意!”老者开口道。

(本章完)

北京北城中医医院在哪里
南京肛泰中医医院需要预约吗
蚌埠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赣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石家庄牛皮癣怎么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