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画爱

2019-09-13 04:41: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我猜到他是让我看画,但我没想到,他会抱出一大堆画稿来,摆了一床,好几百张。他真的不是画家的材料,如果我不是提前明白他是在画我,我就很难看出他画的是我。进步当然有,不再像恐龙那样可怕,有人样了,也能看出是女人了,但绝不是我,主要是脸不像,几百张脸几百种样子。不过身体倒有点像了,这就是他所说的那个“奥妙”? 一
那天,大毛把我拉到角落去,很羞乱又很固执地问我:“月,你说,这女人的脸怎么这么难画?……别瞪眼嘛,真的,相比起来,女人的身体比女人的脸好画多了……”我翻了翻白眼,跑了。
是同桌,他用笔向我解释:女人的脸老画不像,而身体很容易画得很像,这里面好像有一个很深的奥妙……
我用笔回他:你果然变态了,离我远点。
这是大家公认的,我是校花,他是变态。他喜欢画画,但绝不是画家的材料。他家比我家还穷,学习也是没大希望的那种,唯一的特长就是变态。大家都知道他专画女人,除了女人他什么也不会画,还被老师当堂揪住过,让他上黑板去画女人,他还真在黑板上画了,画得像张牙舞爪的恐龙。
其实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他只在画我,当初他偷画了一个我让我看,我看罢差点晕倒。他画那张画在他给我写情书之后,我就说:“你什么时候把我画像了,我会给你点希望。”从那天起,他就发疯地画上了。


那个星期天,他约我去他家。
我猜到他是让我看画,但我没想到,他会抱出一大堆画稿来,摆了一床,好几百张。他真的不是画家的材料,如果我不是提前明白他是在画我,我就很难看出他画的是我。进步当然有,不再像恐龙那样可怕,有人样了,也能看出是女人了,但绝不是我,主要是脸不像,几百张脸几百种样子。不过身体倒有点像了,这就是他所说的那个“奥妙”?
我看了看他的家景,破窑洞一眼,土灶烂柴,他爸妈憨得连女孩子来家也不过问一声,这床上的女人画,竟是这个家里最光彩夺目的风景了!
我拉了他的手,问:“你还要画吗?”
他抽回他的手,低头说:“我知道还不像……”
我看了他几眼后说:“拜托你,要画,就先学学画画好吗?”
他抬起头来,大声说:“我不是想当画家,我就是要画像你,我要用心画,不要别的……”
他好像有更深的道理,但却说不出来,眼里急出了泪。
我也变态起来,抱了他,羞说:“算你画像了好吗?”
他又挣了出去,说:“不,还不像!”


不久,我辍学了,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是我在太阳下面亮了一下我的裸体。
我没对大毛说,我知道校园里那点荒唐,走出来就灰飞烟灭,他也很难考上大学,回家种地,那些画他会自己烧掉,发几声羞叹而已。
我也比他心烦,我一直被自己的美纠缠着,我只有这脸蛋和身体的美,其它什么也没有。这回,是妈妈做主,让我去给城里一个人家当保姆。晚上说好,第二天退学,第三天就到了主人家里。
没想到,主家阿姨也说我很美,美得能当模特。我一人在家时,换了新衣偷偷照镜子,真的很美,明星似的。阿姨是市里一家模特学校负责人的妈,几天后她就带我去报了名。
训练过程中,女教练直纳闷:“你明明很美,形体美,脸蛋美,咋就不能说话不能动?一说一动就丑陋了――你知道什么是艺术吗?”
我傻傻地摇头:“不知道。”
换了一个男教练,这个男教练说我只适合做一种模特,不用动不用说话的那种。他训练了我几次后,那天,他让我脱衣服,要脱光。我一下就瞪起了眼睛,大叫:“你想干什么?”他摇了摇头,说:“这就是你学不成的原因,你根本不懂得美,你是被愚昧封锁着的女人。”
我就是不懂,转身跑了。


我跑出模特学校,一张熟悉的脸闪了一下,转过去了。
竟是我差不多忘了的大毛。
我站住,问:“你啥时来的?”
“你来的第二天。”
他说了一句就走。就这一句,让我噘着嘴一直跟着他。
原来他的租房也在学校后面不远,一间小屋,难民似的。进了屋,他抱出一大堆画让我看,他悲壮的脸色让我不得不看。画得还是我,脸有点像了,身体更像了,我吃惊的是,我在模特学校里穿的几身新装他也知道,也画上了。
“好哇,你一直跟踪我?”
“像不像?”
“你说,你想干什么?”
“像不像?”
“你知道吗,我也能当明星,就差一点点……”
“像不像?”
“不像!一点都不像!”
我大叫起来。
他看看我的脸,再看看他画的我的脸,说:“哦,是还有点不像……我再画。”
“你,就只会画我吗?会做点别的吗?
“月,你听我说,我虽然还画不好,但我想让你知道,你是最美的,你的美是没有任何错的,你不要自卑……”
“你死去吧!”
我跑了,本来我是想让他安慰我一下的。


我又回到了模特学校,我不甘心。
几个月后,教练特意介绍我给一位“富翁画家”做一次模特,说这次做成了我就有救了。我去了。
别墅很华丽,男人很老。他让我看他的画,满屋都是,我看了几副就捂住脸不动了,他问我一声,我就尖叫一下。那些画,全是没穿衣服的男女,最丑陋的地方画得那么清楚,我觉得一下子掉进了色魔主持的地狱,想跑,又浑身发软,只有抖了。
“好了,睁开眼睛吧。”
我睁开眼睛,哭说:“让我走……”
“好了,我明白了,你就那样别动,马上就好。”
我不敢动。一会儿,他画好了让我看,我吃了一惊,我明明穿着衣服,可他却画的是我的裸体,而且画得太像了,但我的脸,他还没有大毛画得像。
“你是最美的,你也应该是这世上最成功最富有的,不过,你需要修炼……”
“修炼?”
男人说就是修炼出高级模特所需要的心理素质,时尚,高贵, ……他会给我另外一种生活,让我在全新的生活里脱胎换骨,这别墅里应有尽有,都是为我准备好的,他也不会在这里打扰我,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这一切,都是我的美理应得到的……


一切都慢下来了,无所事事的慢幽幽的流动,生命注入光滑而平坦的暖槽里,豪宅,豪车,衣食,配饰,以及可以随意使唤的下人……
我不想走,就不让自己想任何事情,将自己定格,披发,睡衣,睡衣里 的身体,吃,睡,打电玩,照镜子。一种荒诞的想法就是在照镜子时产生的:镜子里的我,分明比纯真梦幻时的我还要美艳动人,让我觉得自己还应该做点什么?
做什么?我不知道。
那天早上,我还没起床,男人来了,笑笑地走近我,慢慢地伸出他的手。我没动。男人一下子抱住我,我竟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身心反应,用力迎合了一下,男人上床来,将手伸进我的内裤时,我忽然抗拒起来,哭挣:“不要,很脏的……晚上吧……”男人收回手去,笑说:“好吧,晚上我再来……画你。”他下床去,就像老师讲罢课那样心安理得地走了。
我起床,走出别墅。一种暖洋洋的感觉,透过睡衣穿透我的身体。是太阳。太阳格外明丽,让所有风景都灵动起来,我笑了笑,扭头上山。
莫名地冲动,有点顽皮地轻脚快步,转着小道走过前山到了幽静后山时,我舒展了自己,伸张两臂朝太阳喊:“太阳!你还敢看我吗?”我拉起睡衣,挺着裸体,闭上眼睛,感觉那种奇妙的抚摸。
我从小就有这种欲望了,我家后面也是山,我第一次这样与太阳裸遇时,听见一声惨叫和重物滚坡的响声,是一个背柴的村哥被我吓晕了,从坡头的路边栽倒滚到了坡底。为此,我的“变态”就让村人知道了,我挨了父母的打,我的坏名声由此起步。我一直在想,女人的身体就是不能见太阳?我放下睡衣,往更深处走,寻找绝对无人又有太阳的地方。
我站住了。一个最美妙的所在,已经被人占领了。三面林坡一面陡壁的花草平台,一个男孩在那里。男孩背朝我,他面前是支好的画架,他两手都是画笔,左手一把,右手一支。陡壁上有老树怪藤和凭空招摇的花朵,我绕道而行,从一边的林坡出来,就在陡壁的一侧了。只有数步之隔,他好像就是在等我,呆呆地看我。我只看了他一眼,微笑着,继续走,走到他的正前,靠壁而立,看着他。他喊:“月,你能那样停留一会儿吗?谢谢啊!”
我没吭,也没动。
是大毛!


他画了起来,看一眼,画几笔。他真的和我所遇的所有男人都不同,他没有近身来,他没有羞怯也没有慌乱,他只在认真地画。他画我的身体,但意念却不在身体上,他在把一种美定塑在洁白的纸上,他在把他所理解的美与一个女人美好的身体交融成一道绝世风景!
“月,我可以移近一点吗?”
我没吭,也没动。
他移近了几步,看清了我的脸。
他再画时,我的意念升级了。我想亮出我的裸体,看他会怎样?我有点怕,但我一定要做。我的眼泪再次流出来时,睡衣已落在了脚面。
他惊了一下,停画,但没有收回他的目光。
我看了一眼太阳。
他再次走出画架,慢慢地跪了下来,慢慢地扬起头,说:“谢谢你!”
他好象也是对太阳说的,我看见他哭了,无声的泪。
这次,他画得很沉着,他好象知道了这也是我的需要,二人在相互成全对方!
最后,他朝我点了点头。
我知道他画好了。我穿好睡衣,走到他跟前,笑了笑。
他看着我的脸,说:“谢谢!”
我看画,仔细看,真的很美。我发现,我最隐秘的部位原来也很美的,只因脸上一种微笑,太阳下的微笑。而且,我的脸他也画得十分像了。
“像吗?”
“像。像了,可以不再画我了吧?”
“我……”
我转身走,
他呆在那里。


回别墅,我一直在哭。
男人来了。我对他说:“我要走了,等你来,是当面把你的钱和这别墅还给你。”他几次给我的钱我已全部取出,就在床上。
男人笑了笑,说:“别傻。从现在起,我每月给你10万。”“不,我要走。”“为什么?”“我发现我很美,我要去该去的地方,爱该爱的人。”“20万!”我扭头就走,他这才吼叫起来:“100万!明说了,我喜欢你……”我终于等到他说出来了,我终于验证到人间“时尚”“高贵”“ ”是什么东西了,我对他笑着说:“你已经该死了,有钱就买副金棺材吧!”
走出别墅,我听见别墅里男人的惨叫声,就象哀兽一般。


不知从哪里来的决心,我打起工来了。
三年,我换了无数工种,哭了无数次。
终于不哭了,我又干起了保姆,我好像只能干这个。
也不错的,我又有了自己的房间。
第一件事,照镜子。
从浴室出来,没化妆之前,照我的脸。
很丑。
“大毛!你死去吧!”
我吼了起来。
吼罢,我哭了。


这回安稳下来了。
两年过去,我变得很勤快,也很皮实,主家女人有时给我脸色时,我会傻笑。
从前的好多事都模糊起来,只是在回家时,妈妈问我是不是想老闺女一辈子时,我才估想起曾有个大毛,挺好一个人……
那天,我正在主家忙乱着,有人进来了。
很面熟,一个男人。
男人傻笑着,把一张画展开来,问:“再看看,像不像?”
“大毛!”
“像不像?”
我看画,像,而且是像我的现在,不是从前。
“你!你怎么画的?”
“我一月前就找到你了,只是想画了你再来……”
“你……”
我扭转身,好久没流过的泪下来了。
他走过来,拉了我的手:“走吧,我们回家。”
“家?”
“哦,我有房了……”
“你……你走!”
我哭出声了,推他。
他红了脸,慢慢转身,走……
“大毛!”我叫了一声,扑过去拉住他,打他……
“我走……”
“你走还会画我!当我不知道?”
“嘻……”
我不理他,写了张条子放在主家桌上,对他说:“背我走!”
他愣了一阵,笑了,一下子背起我,走。
他边走边说,他要每天画一张我,直画到老……他说他知道我为什么辍学,为什么自卑,他认定我是太阳下最美的风景,他要画醒我画笑我……他说他知道他还没有资格走进我这片风景,他只能守住这片风景,用心画这片风景,他会努力,总有一天,他要让画出的我也说一声:进来吧!他就进去……
我抱紧他的头,声泪俱下:“进来吧!就今天!就现在!”

共 45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此作是唯美和坚韧的集合体,主人公所展现的不仅仅是爱,还有美。不是用语言赞叹,用肉体占有,而是把美当做一种欣赏。庸俗的什么时尚、高贵、 都会死掉,而美的欣赏却万古长存。这小说,真美!【编辑:耕天耘地】【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100401817】
1 楼 文友: 2010-04-18 14:55:09 此作是唯美和坚韧的集合体,主人公所展现的不仅仅是爱,还有美。不是用语言赞叹,用肉体占有,而是把美当做一种欣赏。庸俗的什么时尚、高贵、 都会死掉,而美的欣赏却万古长存。这小说,真美!
2 楼 文友: 2010-04-18 18:57:51 是画家吗?好象一字一句地写得那么娴熟,唯美,精典,结局是大家都喜欢的圆满。 平凡简单的岁月,捡拾欢喜与忧伤,揉搓成希望的长青藤,月亮和太阳不经意走过,我便攀着它走向了高处,旖旎的梦深处,我在飞翔.
 楼 文友: 2010-04-19 21:56:45 男主人公以画寄托深刻的思念,十年如一日,这种深沉的爱使女主人公终于领悟人生的意义从而挣脱物欲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儿童健脾粥
自驾出行必备药物有哪些
新生儿眼屎多
冠心病心绞痛中医治疗
分享到: